• <td id="ukke0"><legend id="ukke0"></legend></td><dd id="ukke0"></dd>
    <wbr id="ukke0"><div id="ukke0"></div></wbr>
  •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健康>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哈醫大教授任曉平:我做的不叫“換頭術”

    時間:2017-11-22 08:42:52|來源:新京報|點擊量:23012

    哈醫大教授任曉平:我做的不叫“換頭術”

    稱“換頭術”等表述不妥,只是完成了首例人體頭移植模型;回應倫理爭議時表示,我只是做技術

      昨日,哈爾濱醫科大學教授任曉平在哈爾濱召開新聞發布會,回應此次手術相關問題。

    近日,據媒體報道,意大利神經學家塞爾焦·卡納韋羅宣布世界第一例“人類頭部移植手術”已經在一具遺體上成功實施,而“手術”地點在中國,哈爾濱醫科大學教授任曉平參與指導了這次“手術”。

    該消息甫一報道,便引發公眾關注,“遺體移植頭部如何判定成功”、“‘換頭術’違反倫理”等質疑隨之而來。

    昨日,哈爾濱醫科大學教授任曉平回應,“人類第一例頭移植”、“換頭術”等說法并不妥當。他表示,嚴格來說,團隊只是完成了第一例頭移植外科實驗模型。

    追問1

    此次“手術”能稱之為成功嗎?

    任曉平回應,不能說“成功”,應該說是“完成”了實驗

    昨日,針對遺體上成功移植是否能稱為手術及如何判斷是否成功等質疑,任曉平回應,不能說“成功”,應該說是“完成”了實驗,希望用實驗“完成”來表述。

    他解釋,這次實驗是在遺體上做了臨床前的手術設計,跟“換頭術”還有距離,什么時候做“換頭術”,我也不知道。他說,“模型實驗完成了,發在了世界級的權威學術期刊上,這就是‘完成’了。”

    據他介紹,近期,本次實驗相關的數據、過程和結果將在美國學術雜志《SNI(surgicalneurologyinternational)》上發表。

    此前,多數學者曾質疑,脊髓切斷后如何吻合,神經如何再生。對此,任曉平稱已找到了很好的解決方法,已相繼在小鼠、狗身上進行了脊髓損傷重生實驗。

    昨日,他播放了此前實驗的相關視頻,并介紹,實驗人員從狗的背部開始,進行脊髓全切斷。在切斷后立刻把它融合。融合的方式是用“特殊的化學藥物”——黏合劑聚乙二醇(PEG)。術后兩個星期,狗能很踉蹌地走路。術后兩個月,它開始能跑。

    對于聚乙二醇是如何實現脊髓重生,任曉平反復回應,“太專業了。”隨后,他解釋,聚乙二醇的作用是阻止細胞壞死、凋亡。也就是阻止鈣離子從細胞外流入細胞內,這樣可以在細胞凋亡前,把它融合。

    追問 2

    如何處理“換頭術”倫理爭議?

    任曉平表示,我是醫生,不是倫理學家,我只是在做技術

    除了技術層面的質疑外,“換頭術”面臨最大的質疑來自倫理層面。有人質疑,“換頭”后,這個人到底變成了誰?對于換頭術中涉及的倫理爭論,任曉平回應,目前只是在想辦法解決科學問題、技術問題。“我是醫生,不是倫理學家,我只是在做技術。”任曉平說。

    外界批評“沒有科學確鑿證據”

    記者注意到,11月19日,任曉平與塞爾焦·卡納韋羅曾在名為《AJOB Neurosciecne》的雜志接連發表兩篇文章,回應換頭術的相關爭議。

    在其中一篇名為《換頭術的新紀元:對批評的回應》中寫道,所有的批評都沒有任何可以被稱為科學確鑿證據的東西,比如個人身份問題等。這個實驗的目的是幫助處在令人絕望的醫學條件下,以及進行多年學術實驗仍無成效的人。

    假如未來人類活體“換頭術”成為現實,“換頭者”的身份該如何界定?

    “哪怕他就活一天,都存在人的身份界定問題。這一天,他的身份是誰?”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副主任醫師胡永生說。

    醫學倫理學專家、協和醫科大學社會科學系教授張新慶認為,這存在三種情況。假如捐贈頭顱者為甲,捐贈身體者為乙,第一種情況是換頭成功以后為甲,因為大腦是思維的器官,是社會屬性的物質載體,很多人會認為新形成的人是甲,也有小部分人認為是乙。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不是原來的甲和乙,是丙,因為他既兼顧了甲的思維和意識,又兼顧了乙的生理功能和軀體功能,所以新形成以后這個人不能完全歸到甲或乙。”張新慶說。

    而且,社會對他的認知也發生了變化。“這涉及人格統一性問題。”張新慶舉例說,例如換頭者原來身高1米7,新的身體可能不再是同樣的高度,皮膚顏色也不是那么匹配,社會對他的認定,包括其自身心理、生理的認定,都會發生變化。

    不僅如此,“換頭術”真正成功后,一系列社會管理的難題也會隨之產生。“他是否上戶口,他的身份證號是否要改變?這也將引起很多社會問題。”張新慶說。

    應討論是否允許實施“換頭術”

    “但這些都不是緊要的。”張新慶認為,在討論“換頭術”技術上能否實現的同時,更首要的是應該考慮人類是否應該開展換頭術。“比如克隆人,技術上即便達到了,但是我們不允許開展。即便病人主動、有意愿,醫院可以提供倫理審查,我們仍然要問這個問題,人類該不該實施換頭術。”在他看來,人之為人有其自身的內在價值,不能用壽命延長了多少時間來衡量。

    “包括醫生、患者、公眾代表、科研機構研究者、政策制定者等多方在內,應充分討論人類社會是否允許實施頭部移植手術這一緊要的倫理問題。”張新慶建議說。

    追問3

    人類距離“換頭術”還有多遠?

    脊髓神經功能修復是個難題,全世界仍未有突破性進展

    “換頭術”新聞發布后,國內多位神經外科專家對任曉平團隊的研究成果提出質疑。中國科學院航空總醫院神經外科主任陳國強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按照現有技術,頭顱移植手術中,血管、神經、錐體、肌肉組織都可以接起來,并不難實現,“關鍵看術后神經功能的修復能不能做到,這才是重要問題,我對此持懷疑態度。”

    “作為科學技術,我認為將來有可能成為現實,但是現階段恐怕差距還很遠。”胡永生指出了同樣的問題,目前人體外周神經的損傷再吻合、重建,技術上完全可以實現,比如胳膊上的神經斷裂后可以重建,術后手部也可以活動。

    “但是脊髓屬于中樞神經,損傷后再生是個難題,全世界仍未有突破性進展。把頭離斷后,血管、神經、肌肉的吻合都沒有問題,但高級中樞神經的功能能否恢復,必須在活體上才可以驗證。”胡永生說。

    ■ 背景

    換頭術

    “換頭術”概念由來已久。1950年,一位蘇聯醫生曾做過十余次手術,最終將一只狗頭安到另一只狗的身上,制造了“雙頭狗”。由于宿主對新頭部產生了排異反應,最終死去。

    1970年,一位美國神經手術醫生再次嘗試“換頭術”。他將一只猴子頭安到另一只猴子身體上。由于脊髓神經未能完全連接,猴子脖子以下癱瘓,僅存活了9天。

    2015年,意大利神經外科醫生塞爾焦·卡納韋羅重提“換頭術”。這一被淹沒的技術再次回歸大眾視野。

    卡納韋羅曾透露“換頭術”步驟。首先對志愿者和捐獻者的頭冷卻,達到所需溫度后,解剖脖子周圍的組織,并連接主要血管。

    隨后,將切脊髓,進行換頭。并用聚乙二醇等黏合劑將大腦、脊髓神經與新的身體連接起來。換頭后,患者會昏迷一個月,康復則需要一年。隨后,患者的大腦便能控制捐獻者身體。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juliepatchouli.com/showinfo-108-161931-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徐沖

  •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 終審 / 平筠
  • 上一篇:男人獻血好處更多
  • 下一篇:除了雞蛋,其他蛋制品的營養你了解嗎?
  • 亚洲国产高清国产拍精品_中出人妻中文字幕无码_日韩人妻高清视频专区_欧美激情有码手机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