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ukke0"><legend id="ukke0"></legend></td><dd id="ukke0"></dd>
    <wbr id="ukke0"><div id="ukke0"></div></wbr>
  •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熱點>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老師毆打虐待孩子時有發生 學前教育安全如何保障

    時間:2023-11-29 17:12:09|來源:光明網|點擊量:3467

    近日,有網友發視頻爆料稱,黑龍江省一幼兒園有老師長期扇打幼兒面部,拍打孩子腦袋,薅其頭發,孩子哭了也不會停止毆打。網傳多段視頻顯示,一名男童被女老師粗暴打頭、薅頭發,還有疑似揪著耳朵將該男童從一處甩到另一處的場景。

    據報道,涉事幼兒園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兩名涉事老師都是臨聘人員,園方已經作出辭退處理,并正就此事與當事人家屬進行協商。

    這并非個例。近段時間以來,多地陸續曝出幼兒園老師打罵、虐待孩子的事件,家長對此十分擔憂。如10月26日,江蘇蘇州的全女士(化名)發現5歲兒子的嘴角異樣,而兒子委屈地哭個不停,幼兒園老師告訴她,孩子自己不小心磕到了桌角。再三追問之下,孩子才說被幼兒園老師打了。

    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表示,幼兒園是幼兒學習和成長的重要場所,老師本應扮演照顧和正面引導的角色,如果使用暴力懲罰孩子,勢必會影響孩子的身心健康。對出現毆打虐待孩子的幼兒園及相關老師不能簡單地一罰了之。要加強監管,引導全社會共同支持和關心學前教育事業,保障幼兒獲得安全和高質量的學前教育。

    孩子稱被老師毆打

    家長通過監控查實

    今年5月的一天,孩子起床吃早飯一切正常,吃完飯看到媽媽葛靜(化名)拿起電動自行車頭盔送自己去幼兒園時,突然情緒激烈,表示不想去上學。

    “剛開始說是舍不得他的汽車玩具,我說你可以帶到幼兒園玩,但他還是說不行。無論怎么說,就是不愿意去上學,后來說著說著還哭了起來,等他情緒冷靜點,才跟我說老師打他了。”來自江蘇某地的葛靜向記者回憶說。

    葛靜說,自己當時就打電話給老師,老師說可能動作稍大了些,以后一定注意。“如果發現小朋友之前一貫正常,但回家情緒不對或突然不想去幼兒園了,大概率是在幼兒園遇到問題,家長一定要及時和小朋友交談,找出真正原因,并及時和老師溝通解決問題。”葛靜說。

    7月4日,山東青島的孫女士聽到孩子從幼兒園回來說:“媽媽,我今天真開心,老師今天一天都沒打我。”

    這句話讓孫女士心頭一緊,7月5日,她去幼兒園查監控看到,保育員王某多次對孩子動手,遂要求涉事老師在全班小朋友面前向孩子道歉。

    7月7日,孫女士申請民警陪同查看近17天內幼兒園監控,發現孩子幾乎每天被打,“我總共記了11頁,記錄的有130多次。”孫女士稱對孩子動手最多的是保育員王某,班主任和外班老師也打過孩子,用筆戳頭、扇臉、揪耳朵、掐胳膊、踢腿。據了解,目前該幼兒園已對3名涉事老師予以辭退。

    記者在調查中注意到,大部分幼兒園都會在公共區域、教室、活動室、會議室、樓道、出入口等地安裝監控攝像頭,很多時候,正是因為查了監控,孩子被打和虐待的情況才得以證實。

    盡管在教育部網站列出的《幼兒園工作規程》中,并沒有提到關于監控設備的規定,但很多地方已出臺相關規定要求幼兒園安裝監控。

    北京市教委印發《北京市幼兒園辦園質量督導評估辦法(試行)》,要求幼兒園實現公共活動區域視頻監控全覆蓋,在機構重點部位安裝緊急報警裝置;廣東深圳建設幼兒園安全監控系統,覆蓋全市所有幼兒園,提高安全風險防控能力,防范各類安全隱患;《安徽省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管理辦法》規定,學校、幼兒園等涉及公共安全的場所和部位都要安裝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

    監控之下,為何還有老師敢打罵、虐待孩子?

    安徽宿州一位幼兒園教師說,沒有相關規定要求幼兒園的監控輕易提供給家長查看,如果家長堅持要看幼兒園監控或者幼兒在幼兒園發生了重大事件需要求證查看的,往往需要家長們向幼兒園提出書面申請,幼兒園核實后提交給相關部門,經批準后,家長才能看監控。

    “因此,除非是學校主動將監控聯網,家長才可以隨時觀看孩子情況,否則家長并不能隨時查看監控,看孩子在學校里的情況,再加上幼兒園孩子太小,很多時候不會表達或表達不清,所以一些不好的情況被掩蓋過去,沒有及時得到處理,個別老師也就有恃無恐甚至變本加厲。”該幼兒園教師說。

    多因素致體罰頻發

    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在首都師范大學教育政策與法律研究院副院長蔡海龍看來,之所以幼兒園會時常曝出孩子被體罰、虐待的情況,與當前我國學前教育發展的整體狀況、某些幼兒園的辦學管理水平低下、少數幼兒教師的職業素養不高有著密切的關系。

    “從現行法律來看,學前教育從性質上來說屬于義務教育以外的教育階段,政府對學前教育僅承擔有限責任,這使得民辦幼兒園在整個學前教育體系中占據了重要地位。”蔡海龍說,由于學前教育法至今仍未出臺,如此數量眾多、分布廣泛的民辦幼兒園,因為缺乏統一的規范和管理,其辦學質量和管理水平長期處于參差不齊的狀態。一些幼兒園的辦園條件未能達到規定的辦學標準,辦學行為缺乏應有的監督與管理,甚至根本不具備相應的辦學資質和師資保障。

    “為了達到營利的目的,一些幼兒園以較低薪酬水平招聘一些未接受過專門的教育培訓,缺乏必要的職業道德和職業素養的人員來充當教師和保育員,這是導致幼兒體罰、虐待事件頻發的一個重要因素。”蔡海龍說。

    采訪中,有老師告訴記者,個別老師確實有長期打罵和虐待孩子的傾向,但還有些老師是因為各種原因導致的情緒一時失控,才偶爾對孩子有過激行為,事后能很快意識到自身錯誤并改正。

    對此,北京瀛和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胡云云律師認為,教師體罰、虐待幼兒根據不同情況需分別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對幼兒實施體罰經教育不改的,可按現行教師管理權限,由所在學校、教育機構或教育部門分別給予行政處分或解聘;體罰、虐待學生情節嚴重的,可以按故意傷害罪或虐待被監護、看護人罪,由人民法院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對學生造成損害的,還應依照民法典的有關規定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胡云云說,分辨教師是一時情緒失控毆打學生還是有長期虐待學生的傾向和行為,應關注教師毆打行為產生的背景、原因、頻次及后果。如果教師因為學生不聽話、學習成績不好等原因打了學生,只是偶發現象,并未造成嚴重后果,這種情況可能就是一時情緒失控的結果;如果教師經常體罰、辱罵、孤立學生,嚴重影響到學生的身心健康,那么就存在虐待學生的傾向。

    “一時情緒失控打了學生并未造成嚴重后果的,可以通過對教師進行批評教育來糾正其錯誤行為;但有長期體罰和虐待傾向的教師,應采取更加嚴厲的處罰措施,監管部門和學校經調查確認的,可吊銷其教師資格證,如果構成行政處罰或刑事責任的,應依法受到應有的處罰。”胡云云說。

    在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周詳看來,這兩種錯誤的執教情形都不應該存在,對學生實施體罰是嚴格禁止的,相關的內容在《中小學教育懲戒規則(試行)》也有明確的規定。教師作為專業技術人員,需要學習調節和控制自身情緒,學校也應當更多關注教師個人的心理健康問題,加強心理監測,為教師提供多方面的幫助和支持,緩解教師焦慮情緒,讓教師安心執教。

    不能事后一罰了之

    完善立法依法治教

    聽聞孩子在幼兒園被打后,家長該如何應對?

    胡云云說,作為家長,在孩子傳遞出被老師毆打等信息后,應保持冷靜,詢問孩子被老師打的具體原因和過程,必要時與幼兒園的其他家長、孩子或者其他工作人員進行溝通了解。如果確認被老師毆打,家長應立即采取行動保護孩子的權益。包括向學校投訴、要求學校對涉事老師進行處理乃至起訴等。如果孩子因為被打受到心理創傷,家長應及時尋求專業心理咨詢人士的幫助。

    在胡云云看來,對于老師毆打、虐待學生的行為,應該依法嚴肅處理,不能簡單地開除涉事老師了事。公布調查結果可以讓社會公眾了解事件的真相,起到警醒作用。對幼兒園和涉事老師依法依規處罰,有助于從根本上解決幼兒園監管不到位、老師素質較差等問題,督促幼兒園和老師提高管理、教育水平,有利于提高教育行業的整體素質,切實保障學生合法權益。

    胡云云說,除了對涉事學校和老師依法依規處罰外,教育部門還應該充分發揮監管作用,督促學校和老師依法依規開展教育工作;學校應制定規范的管理制度和監督機制,加強老師的監管和培訓,提高選拔標準,摸清教師的心理情況,招聘時,對過去有暴力行為的人員不予錄用;老師自身也應充分挖掘學生天賦,積極正面引導,提升自身教育水平和專業素養,杜絕使用暴力進行管教學生。

    蔡海龍認為,根治學前教育中頻發的體罰和虐待問題,需要政府、學校、社會等各方主體共同努力以實現協同治理。

    “從國家和政府的層面來說,當前迫切需要關注的是加快推進學前教育立法工作的進程,積極承擔起發展和管理學前教育的責任,在此基礎上建立健全對幼兒園辦園管理的監督機制,通過執法檢查和教育督導等方式,推動幼兒園不斷提升辦園管理水平。”蔡海龍說,從幼兒園自身的角度來說,一方面要嚴格按照依法治教的原則要求完善內部管理體制,將依法治園納入幼兒園常規工作,使幼兒園的辦學、管理、教育教學都符合法治的要求;另一方面,要積極開展具有針對性的法治教育和法治宣傳,增強幼兒教師的法治意識和法治素養,有效提升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分析處理保教活動中實際問題的能力。

    蔡海龍認為,從根本上來說,要保障幼兒獲得安全和高質量的學前教育,還需要全社會共同支持和關心學前教育事業,增加對學前教育的經費投入,提升幼兒教師的地位和待遇,為學前教育的發展創造良好的生態環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措施雖然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學生傷害事件的發生率,但從其他國家的實踐來看,仍很難從根本上杜絕此類現象。想要從根本上消除體罰或變相體罰,仍需我們轉變教育的理念,革新學校的教育教學與管理方式,唯有從改善課堂教學、提高教育質量等方面著手,才能為徹底解決這一難題開辟新路徑。”蔡海龍說。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juliepatchouli.com/showinfo-188-305960-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李宗文

  •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 終審 / 平筠
  • 上一篇:讓人喜歡不等于討好他人
  • 下一篇:多種病原體共同流行 醫療機構科學統籌資源應對負荷過載
  • 亚洲国产高清国产拍精品_中出人妻中文字幕无码_日韩人妻高清视频专区_欧美激情有码手机在线